您现在的位置是:eagleheli资讯网 > 传媒

知青故事:赶驴

eagleheli资讯网2019-11-12 16:57 477 人围观
正文

文/唐燕生


每当我面对悬于居室、辗转多人始落我手的黄胄先生的"毛驴图”时,心里总有一种深深的恋情,思绪会情不自禁地飞回那个难忘的岁月。


那是1974年,我响应号召,插队到农村,生产队长先是安排我与妇女们一起干活儿,可我则羡慕毛驴车队的集体生活,队长怕我吃不了那份苦,先是不答应,后来赶车的一位扭了腰,队长才勉强同意我试试。


车队共有12头毛驴,12壮劳力,全队200多个社员都眼巴巴地看着车队,他们深知,一年的红利全靠这车队了。队长分给我一头既温顺又肯卖力气的毛驴,并告诉我,"这牲畜,生来就是给人干活儿了,别心疼,别给你累着了……"


农忙时,往地里送肥,我驾着毛驴站在车上,小鞭一挥,嘴里唱起:"长鞭哎,一呀甩呀,啪啪地响哎……",那得意的神情引来乡亲们迷茫而苦涩的笑。


那时无论修水库、建大寨田,干什么都少不了毛驴,毛驴分担了人们肩上的重量。一车重载,人们只需扶稳车把,三分之二的拉力则都在毛驴身上了。


我和那头毛驴配合的还算默契。可一次往焦枝铁路上送土,半道上,它竟磨磨蹭蹭,死活不肯出力,气的我用顶杠直打,它却不慌不忙,只是回过头来,眼里噙着泪水,无可奈何的望着我,打重了,它才发出痛苦的呻呤。


这时队长走过来,心疼地摸着驴头,说是病了需要调理。晚上队长又是喂药,又是拌食,还将自己家里的玉米籽拿来喂它,(那可是当时家人的口粮呀),那牲灵则像孩子一样依偎在队长的怀里,任其抚摸。然而,当我一走近它时,却一脸温怒,起身避我而去。


第二天往县城里送砖,没办法,只好由队长驾辕,我用根绳子,在前面顶起毛驴的一角,40多里路,累得我精疲力尽,深觉毛驴与我们的至关重要,后悔自己错怪了那位"带病工作“,且一向"兢兢业业"的伙伴。


冬季农闲,车队到太行山拉石头,送往黄河边筑偃垒坝。在崎岖的山崖下,毛驴仿佛知道知道自己的使命,在乱石中挣扎着站稳,"任大车横竖装个够,它黙默不说一句话"。装完车是近200里的路途,毛驴似乎从不知疲倦,人一到位,不用挥鞭,它就拉着缰绳,迈开坚实的步伐,一步一步地走向遥远的希望。


晚上我们在车马店围着篝火,喝起"一毛烧",而毛驴们则在默默咀嚼它们的食物,那永远不变的干草拌麸皮。当我们来到黄河大坝的脚下,毛驴也知这是胜利前的冲刺,和我们一起拼尽全力向高坡冲去,当我们卸完石头,毛驴脸上也会洋溢出如释重负、完成任务的喜悦,偶尔还会对着黄河发出几声欢快的叫声。


归途,疲惫的我们都盖着被子躺在车上,任由毛驴拉着我们,在睡梦中默默的踢踢踏踏,走回我们的村子,然后分开,各走走向自己主人的家……


两年后我招工回城,向与我朝夕相伴的毛驴告别,它忽闪着大眼,含着泪水,用舌头舔着我的手,仿佛在说“再见吧,再来一个人,我还是拉车”,那情景还真有些凄凉。


眼前的"毛驴图"中,有的静卧,有的觅食,有的撤欢,一派劳动后的悠闲时光,那维妙维肖的神态,正是黄胄先生用自己深情的画笔,在赞美毛驴的吃苦耐劳精神,在歌颂这北方人的伙伴。


今年出差,顺便故地重游,毛驴车几乎没有了,2000多人的村庄,竟有各种机动车辆100多部,被当地报纸称为"运输专业村",当年一起赶毛驴的伙伴,现大多数是这些"电驴"、"铁驴"的主人,然当我们一起回首那个年代,回忆与我们一起艰苦奋斗的毛驴时,无不怀着深深地眷恋。


上一篇:太白的纸巾可能含有荧光剂?你的孩子也许正在

下一篇:没有了